閩西口腔!
龍巖網 > 資訊中心 > 憶龍巖人的母親山——翠屏山與龍巖洞

憶龍巖人的母親山——翠屏山與龍巖洞

發布時間:2019-09-08   來源:龍巖網   編輯:(老玩童)

作者:吳遠平 邱沂婷

  我們老三屆這代老人,生在新社會,長在紅旗下,在成長發育最關鍵的青少年時期,卻遇上國民經濟最嚴重的困難時期,糧食和一切生活用品奇缺。為此,黨中央發出:艱苦奮斗,自力更生,豐衣足食的號召,我當時正讀中街小學,學校每周安排一天勞動課,時而開荒種地,時而到翠屏山煤礦挑煤。父母親也到翠屏山下的后排頭開墾過一片荒地耕種地瓜。我和哥哥常挑著一擔肥料去開荒地,回頭從翠屏山挑一擔煤炭回家,因此從讀小學開始,每周至少有一天走進翠屏山。翠屏山是培養我熱愛勞動,步入人生的搖籃。

 翠屏山是龍巖一座名山,風景秀麗。它東鄰龍巖八景之一東寶春云的東寶山,西接塔后的牛欄山,背靠峰巒疊障的涼傘峰,面朝甲于諸邑的龍巖城。

 從學校(或家里)出發到翠屏山,約五公里,跨過龍津河和小溪河(1964年以前都是木橋,時遇發大水或修橋,要乘渡船過河,每人每次三到五分擺渡費),每隔三、五里都有一座讓路人遮風避雨和歇腳休息的涼亭,分別是溪南亭(小溪橋邊)、花山亭(現農校南大門旁)、后盂亭(現東岳花園后)、穿洞亭仔(原小山頭,石灰窖后),亭中常有好心人士挑來開水或涼茶,免費供路人飲用。翠屏山前是一大片丘陵旱地,叫花山,龍巖農校就建在那里,農校師生在花山種植了大量的桃、李等果樹,作為園藝學和養蜂學的教學基地。春天一到,桃李爭妍,芬芳馥郁,翠屏山成了花的海洋,花山成為名副其實的花山。

  花山的后半部分,也是進入翠屏山的門戶叫后排頭,歷經億萬年的地質演變和風雨侵蝕形成的幾座喀斯特溶巖小山,像一群忠誠衛士,從東到西,緊緊地拱衛著翠屏山。小山高約百米,但形態各異,有栩栩如生的麒麟山,石骨嶙峋的白鼻巖,突兀而起,四面懸崖峭壁,形如皇印的金印山(西面懸崖中,還有兩副千年懸棺),以捿霞灰巖為主的小山頭。這群奇形怪狀的以船山灰巖為主的小山,構成了一幅神奇雋秀、如桂林山水一樣美麗的風情畫卷。

 最神奇是金印山后,翠屏山中黑石尖峰下的龍巖洞,洞前一條從龍井流出的山澗,潺潺地流向山下,跨過山澗,洞內石壁古峭,露出一青一黃雙龍紋,仿佛一公一母兩條活龍嬉戲于石壁上,栩栩如生。洞如一個大客廳,可容二百余人,洞壁上有一小穴,狀如和尚頭,傳說古時小穴會流鹽流米,養活一方百姓,洞外 寺廟和尚犯了貪戒,把小穴挖大以期多流鹽米,但小穴至此之后再也不流鹽米,氣的和尚撞壁而死,頭顱便留在小穴之中。洞底左右各有一個小洞,人只能爬著進去,聽說該洞可通到百米之外的后洞。1980年,我的老師蘇玉波副教授(龍巖師專物理科副教授)帶領我的一幫師兄弟,從后洞(麒麟山對面)進去探險,后洞入口是一小矗井,而后朝東延伸數十米,洞徑時寬時窄,又遇一矗井,井底是一片白石英石巖體,猶如一座水晶宮,并有一座長條形水晶石巖體,有人工掘挖的痕跡,井底又一小洞,爬進去又發現一較寬的大洞,并向東延伸,不時有蝙蝠飛出,因帶去導路的繩用盡,手電電池也將用完,只順手撿了幾塊方形石英石樣本,放棄探查而返歸。為此,龍巖洞到底有多深、多長,至今還是迷。

  翠屏山是座奇特的寶山。北面是石灰石有溶洞,南面孕藏著大量的煤礦,山體中有條暗河。我曾多次到翠屏山后(山南)的坑頭挑煤。坑頭是條峽谷,分布著四、五個小煤窯,為了省煤錢(每擔兩毛錢),要自己進煤洞挑出來。洞內漆黑一片,有上坡或下坡,只到轉彎或有危險的地段才有一盞煤油燈引路。挖煤的工人赤身裸體,只在下身圍著一塊遮羞布在勞作。我跟挑煤的人群往洞里走,突聞“嘩嘩”的流水聲,昏暗的煤油燈旁有一簡易的欄桿,欄桿下是條暗河,我扔塊石頭下去,“咚”的一聲響起一聲水響聲,估計底下暗河水比洞外山澗更深,要不是挑煤人多,單槍匹馬入洞真的會嚇死。這條河流到哪里,永遠是個迷。

  翠屏山還是龍巖城的天然屏障和東南門戶,一條千年古道從山中穿過,爬上近三千臺階的馬鞍嶺到山頂的風高隔,分兩路,一條通往十八鄉的謝家邦、白巖前、永福、漳平,一條通中甲而后到漳州。1929年,朱、毛紅軍三打龍巖城,軍閥陳國輝成漏網之魚,就是從這條古道逃往漳州的。

  翠屏山歷來是座軍事戰略要地,站在半山之中的龍巖洞附近,可觀察監視龍巖城全境。史料記載,每次龍巖城發生戰亂,在龍巖洞附近都駐有重兵,從龍巖洞內的摩崖石刻《龍巖記》可佐證:1448年)適沙、尤反亂,總兵、左參將、都督范公雄等官,扎營巖下……”。為此,龍巖洞下面的山坡路叫軍營嶺。解放后,中國人民解放軍178醫院遷到軍營嶺下。。軍營嶺山道兩邊是片烈士陵園,本地駐軍和廈門前線作戰負傷,送往龍巖178醫院搶救無效犧牲的官兵都長眠于此。其中級別最高的是位福州軍區后勤部大校軍銜的高級干部(曾任風動廠軍事代表的廠長),還有一位沿海戰斗中的戰斗英雄。可惜,在城市擴張,大拆大建之中,這些長眠在此的英靈不知遷往何處?

翠屏山還是塊風水寶地。山后兩條山澗小溪,分別從東西兩邊,呈八字型繞山而流,東邊的山澗叫牛坑溪,西邊叫坑頭溪(或十八層坑溪)形成神奇的雙龍戲水之態,而后匯聚龍津河。翠屏山整體形如鰲形,自古就有金龜背玉印的地理傳說,流傳數百年的一首童謠:龍巖前,龍巖后,男人葬此出皇帝,女人葬此出皇后……”許多老人都聽說過。一代又一代的地理先生四處尋找真穴,都無法找到。地處風水寶地范圍之內的龍巖農校,從這里走出兩位中科院院士謝華安、謝聯輝,還走出一位聞名全國的地瓜新品種培育專家--地瓜大王朱天亮。這在全國普通中專學校之中,是非常罕見的。

1964年以后,翠屏山下的后排頭籌建龍巖地區水泥廠,時任福建省省長魏金水特別批示:要劃出紅線,保護好龍巖洞這一風景名勝古跡。文革期間,龍巖籍的老一輩革命家紛紛落馬受批斗靠邊站,龍巖縣政府在各個路口、涼亭張貼的《關于保護龍巖洞風景名勝的布告》嚴禁開山炸石,砍伐森林成了一紙空文。改革開放以后,龍巖水泥企業一哄而上,在東寶山、翠屏山一帶建近十家水泥廠,為爭奪最優質的石灰石資源,各廠對翠屏山實行狂轟亂炸,龍巖洞頂的黑石峰、金印山、麒麟山……被炸得面目全非,或永遠消失……


 

 龍巖洞是龍巖的地標,千古名勝,因有龍巖洞才誕生龍巖縣、龍巖市,是龍巖人民的母親山,是龍巖的靈魂。龍巖洞遭受滅頂之災,深深刺痛龍巖人民的心,在一群不法之徒要炸龍巖洞時,一些群眾舍身躺在那里,不讓炸.,最后洞口被廢石填埋。保護龍巖洞,恢復重建龍巖洞成了近十幾年最強烈呼聲,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也一次又一次向有關部門呼吁。

  2017年,龍巖市委、市政府高度重視龍巖洞保護工作,立即關停多座高污染水泥企業,聘請規劃設計單位,撥付建設資金,反復研究龍巖洞公園規劃設計方案,結合山腳麒麟水泥廠舊址,決定恢復和重建龍巖洞公園,傳承著追本溯源、尋根問祖的中華民族傳統美德,守護著傳統文化遺產。時任龍巖市長林興祿,分管副市長黃慶輝多次前往龍巖洞指導工作,督促施工方加快龍巖洞重建進度,目前第 一期重新工程已于2018年底勝利完工,圓了龍巖人民等待了幾十年的思念龍巖洞之夢。

(責任編輯:老玩童)

    看房團報名

    掃碼,她會拉你進龍巖網房產群,業務聯系:15960885206 連小米

    皇冠足球比分 <波克棋牌>| <腾讯棋牌>| <腾讯棋牌>| <波克棋牌>| <斗牛棋牌>| <天天乐棋牌>| <天天棋牌>| <天天乐棋牌>| <大富豪棋牌>| <波克棋牌>| <大富豪棋牌>| <乐乐棋牌>| <天天棋牌>| <99棋牌>| <汽车>| <波克棋牌>| <科技>| <99棋牌>| <九乐棋牌>| <天天乐棋牌>|